当前位置:首页 > 儿童读物大全 > 全不知游绿城

第二八章 和解

  大家焦躁等待的舞会第二天举行了。舞池四周是漂亮的帐篷。它们象蜜糖做的小房子似的闪着鲜艳的光芒。舞池上面拉着绳子,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小灯笼、小旗子。周围的树上也都挂着这样的小灯笼和小旗子。每棵树都象是一棵漂亮的新年枞树。
  在点缀着鲜花的亭子的二层上是十个女孩子组成的乐队。每个女孩子都弹竖琴。这里有可以拿在手里的很小的竖琴;有放在路上的大些的竖琴,也有立在地板上的大竖琴;有一个竖琴非常大,得爬到梯子上面去才能弹。
  傍晚还没到来,但是人们都已经聚集在舞池周围,等待着风筝城的客人。头—个来的是小钉子。他穿着干于净净的衬衫,洗了脸,梳了头。虽然头顶上有一绺头发象公鸡冠子似的在上翘着,但是仍然看得出小钉子很在头发上下了一番功夫。
  “现在您可真是个很好的男孩子,”小猫咪对他说,“您这么漂亮干净大概自己也很舒服吧。”
  “当然了。”小钉子同意说,还把衬衫拉拉平。
  接着来的是小螺钉和面包圈,风筝城的其他居民也跟在他们身后陆续来了。虽然谁也没有道请他们,但他们每个人都说是为了水果的事来向女孩子们表示感谢的,并立即得到了留下来参加舞会的邀请。
  全不知真的在蒲公英丛中一直坐到舞会开始。其实呢,与其说他是坐着,还不如说是躺着,直截了当地说,他是睡觉了。但是当他看到男孩子们已经开始聚集,他就钻出来,径直朝舞池走去。
  男孩子们看见他就喊起来:“啊,撒谎大王,你也来啦!喂,你来讲讲你是怎样头朝下飞的嘛!”
  “喂,你来讲讲你是怎样没吃燕麦羹,却吃了云彩的!”小面包一面朝他跑一面喊。
  全不知气得要命。他转回身就信步走去。男孩子们在后面冲他喊着,笑着,可是他连听都没听见。
  他不择道路地走到城边,撞到一座围墙上,把前额磕出一个包。他停住脚步,拾眼一看,看见围墙上写着一行字:“全不知是傻瓜”。
  “你瞧!”全不知说,“人家都开始往围墙上写我的事儿啦。”
  他可怜起自己来,可怜得没法说!他把额头顶在围墙上,眼泪唰地流下来。
  “咳,我多么倒霉啊!”他说,“现在大伙都嘲笑我!都瞧不起我!世界上谁,谁也不喜欢我!”
  他额头顶着围墙站了很久,眼泪一直在流,怎么也止不住。突然,他觉得有人在触动他的肩头,一个温柔的声音说:“不要哭,全不知!”
  他回头一看,是蓝眼睛。
  “不要哭嘛!”她又说了一遍。
  全不知扭过脸,手抓着围墙,号得更响了。蓝眼睛默默地用手抚摸着他的肩膀。全不知抖着肩膀,想把她的手甩下去,甚至连腿也抖动起来。
  “喏,不要,不要这么凶嘛!”蓝眼睛温柔地说,“您是个很和善、很好的男孩子嘛。您想要显得更好些,所以您就吹牛,还欺骗我们。现在您再也不这样做了吧?不了吧?”
  全不知没说话。
  “您说不了。您很好嘛!”
  “不,我坏。”
  “还有更坏的呢。”
  “不,我是最坏的……”
  “不对!小钉子原来比您坏。您从来没有做过他干的那种下流事儿。可是连他都终于改好了。就是说,您要想改的话,您也能改好。您说再也不那样了,开始新的生活吧。对过去事情咱们再也不提了。”
  “嗯,我不了。”全不知愁眉苦脸地嘟哝了一句。
  “您看这多好啊!”蓝眼睛高兴地说,“现在您要努力成为一个正直、勇敢、聪明的人,要做好事,您也就用不着考虑怎么显得好些了。对吗?”
  “对。”全不知回答说。他忧郁地看了看蓝眼睛,含着泪花笑了。
  蓝眼睛挽起他的胳膊,说:“咱们到大家那里去吧。”
  他们很快就来到舞池旁边。小面包看见全不知和蓝眼睛回来了,扯起嗓子喊道:“全不知是个骗人精!全不知是个大笨蛋!”
  “你讲讲你是怎么把云彩吞下肚的!”小糖浆喊道。
  “不害羞,男孩子们!”蓝眼睛高声说道,“你们干嘛逗他?”
  “他干嘛骗人?”小面包说。
  “难道他骗你们了?”蓝眼睛惊奇地说,“他骗的是我们,可你们却没吱声,就是说,你们跟他是一伙的!”
  “你们一点也不比他强!”小雪花高声说。“你们明明知道他又撒谎又吹牛,可是谁也不阻止他。谁也没有告诉他,说这不好。你们强在什么地方?”
  “我们也没说我们强啊。”小面包耸耸肩说。
  “你们既然不强,那就别逗他嘛!”小猫味插话说,“别人要是你们啊,早帮助他改正啦。”
  小面包和小糖浆觉得没脸,于是不再逗全不知了。
  小燕子走到他的身边,说:“可怜的!您哭了吗!人家惹您啦?这些男孩子太调皮了,不过我们不让您受委屈。我们不让任何人逗您。”她走到一旁,对女孩子们低声说,“对他要温柔些。他犯了过错,为此受到了惩罚,不过他后悔了,要表现好一些了。”
  “当然喽!”小猫咪接着说,“逗人是不好的。他一气之下会表现得更糟。要是同情他呢,他就会更强烈地感到不对,就会改正得更快。”
  女孩子们围起全不知,对他表示起同情来。全不知说:“我以前不愿意跟女孩子打交道,认为男孩子好,现在我看到男孩子根本不好。男孩子就知道逗弄人,女孩子却替我打抱不平。往后我要总跟女孩子们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