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儿童读物大全 > 全不知游绿城

第三十章 返回

  万事通和他的同伴们在田野森林中跋涉了好多天,终于返回故乡。他们在一个高坡上停下来,面前已经可以看到显露出全部美姿的花城。夏季已快结束,街上开放着最好看的鲜花:白色的菊花、红色的大丽花、五颜六色的江西腊。所有的庭院里都闪耀着漂亮的、象螟娥一样的蝴蝶花。火红的旱金莲在菜园、在屋墙上缠绕着,甚至盛开在屋顶上。微风送来木犀草和母菊的馨香。
  万事通和他的同志们高兴得互相拥抱起来。
  没过好大工夫,他们已经走在故乡城市的街道上了。各家各户的人都从房里跑出来、望着我们的旅行家。由于长时间的旅行,万事运和他的朋友们都晒得很黑,一开始谁也没有认出他们。
 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:“弟兄们,这是万事通嘛!瞧,他走在最前面!”
  于是,四面八方都响起喊声:“瞧,那是医生小药丸!还有猎人小子弹,还有小慌张,还有小面包!”
  居民们高兴了,他们喊道:“乌拉!”
  当万事通和他的同伴们拐到风铃草大街的时候,你看那个场面啊!这里的人都是他们的邻居和熟人。小矮子们挤满了整条街道。男孩子们拥抱着,吻着大无畏的旅行家,女孩子们把雏菊花瓣撤满全街。
  突然从什么地方跑来一只小狗。
  它汪汪叫着,围着猎人小子弹蹦跳,舔他的手。
  “弟兄们,这是我的布利卡啊!”猎人小子弹喊道。
  邻居们说,在男孩子们乘气球飞走以后不几天,布利卡就回到家来。所以大家都认为小子弹和他的同伴们已经死了,谁也没有指望还会看到他们活着。
  小子弹抱起布利卡亲它,“呵,你真是我忠实的好狗啊!”他说,“这么说,你没有死啊?我却多么为你痛惜啊!”
  这时,街头又来了一群小矮子。最前边跑的是诗人小花朵。
  “诗!”大家喊道,“马上就要念诗啦!”
  女孩子们响亮地鼓起掌。几个男孩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运来一只空桶,把它底朝上摆到街道中心。
  有人喊道:“小花朵,站上去,念诗吧!”
  人们搀着小花朵的胳膊,帮他爬上大桶。小花朵思索片刻,咳嗽几声,然后向万事通和他的同伴们伸出一只手,感情充沛地念起他站在桶上即兴做出的诗:
  我们热烈欢迎旅行家!
  他们曾乘坐大气球出发,
  他们回来了——乌拉!——
  他们没有气球啦。
  “乌拉——!”小矮子们从四面八方喊起来。
  小花朵立即披人从桶上拉下来。男孩子们用手把他往家抬,女孩子们在后面跑着,往他身上抛撒雏菊花瓣。
  小花朵由于这首诗而大受赞扬,仿佛是他自己完成了这次漂亮的旅行。
  我们勇敢无畏的旅行家们打开便门,向他们那座已经空了多日的房子走去。街上只剩下全不知一个人。他悲伤地望看逐渐走远的人群,然后四下看了看,仿佛在寻找什么人。街上已经完全空寂下来。人们都象被风刮跑了。全不知的目光变得更加悲伤,但在这时,他看到街对面的围墙阴影里有一个小小的人影,正站在那里,张着嘴,大睁着眼睛望着他。
  “破褂子!”全不知认出了自己的朋友,高喊一声,向前伸出双手。
  破褂子高兴得一声尖叫,向全不知跑来,全不知也迎面跑去。朋友二人的额头差点儿撞在一起。他俩在街当中停下脚步。破褂子自豪而友爱地看着已成为著名旅行家的朋友,全不知则挂着歉意的微笑看着破褂子。他俩互相端详着站了很久,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后来,他俩紧紧拥抱在一起,眼泪唰地流下来。
  瞧这样的相逢!
  万事强和他同伴们的著名旅行就到此结束了。花城的生活仍和以往一样进行着……啊,不,不能说和以往完全一样。
  自从勇敢的旅行家们回来以后,城里光是谈论他们。全体居民,男孩子和女孩子们,每天晚上都到万事通的房子里来,听旅行家讲自己在绿城生活的故事。
  小面包喜欢回忆女孩子请他吃了些什么可口的小蛋糕,小糖浆则夸耀自己喝了多少加糖浆的汽水。万事通给大家讲芦苇做的自来水管、讲喷泉、讲女孩子们造了一座多么美妙的桥,还讲她们种了多么大的西瓜。这时,小糖浆总要把西瓜籽从衣兜里掏出来说:“这颗籽可以酿出好几桶糖浆,谁想得到呢!”
  小可能和小急躁最爱讲的是他们同女孩子收获水果的情况。小螺丝、小凿子就讲机械化、讲他们的朋友面包圈,讲家里什么都用按钮控制的机械发明家小螺钉。小子弹最喜欢回忆他在医院治病的情形,说小肺草是一位极出色的医生,她把他那只脱臼的脚治得很好,现在他不仅能走,还能跑,甚至于能蹦。小子弹甚至还用一只脚,就是脱过臼的那只脚跳了几跳作为证明。
  大伙都讲了跟女孩子的友谊。就连以前难得听他说句话的小沉默也说道:“说真的,弟兄们,以前我根本没想到跟女孩子也能象跟男孩子一样要好。”
  “你最好别吭气,”全不知说,“我就没看见你在那儿同谁要好了。”
  “那你要好了吗?”女孩子们问他。
  “我跟蓝眼睛要好!”全不知自豪地回答说。
  “谁信你的呀!”小图钉说道,“为了你的朋友破褂子跟女孩子要好,你不是还同他吵了架嘛。”
  “没有的事!我跟破褂子已经和好了,我往后永远同女孩子好。”
  “为什么以前不跟女孩子好呢?”小母菊问道。
  “我以前太蠢了。我怕同女孩子打交道,别人会来逗我。”
  “往后你也会怕的。”小准星说。
  “不。现在我懂事啦。我同你好,你愿意不?谁要是笑话咱们,让他额头吃我一拳。”
  “谁希罕你为了我去跟人打架呀!”小准星答道。
  “不,我不会打架的。对嘲笑不加理睬就是了。”
  全不知同小准星要好了,打那以后,他一看见有人欺侮女孩子,就走过去说:“你干嘛欺侮女孩子?你当心,别让我再看见这种事!咱们这儿可没有欺侮女孩子的规矩。”
  因为这个,女孩子开始尊重他,说全不知根本不是坏孩子。对于全不知受到夸奖,别的男孩子当然很羡慕,他们于是也开始保护女孩子。花城里真的没有欺侮女孩子的规矩了。要是发生了哪个男孩子对女孩子动拳头,或者哪怕只是说句气人话的事儿,大家伙就都笑他,说他是没有教养的粗野人,是连品行端正的起码规矩都不知道的不文明的傻瓜。
  如今,当女孩子想同男孩子玩的时候,谁也不赶她们了,相反的,总是让她们玩。
  不久,万事通想在花城架设芦苇自来水管道,修几个喷泉,开头哪怕一条街修一个也好。此外,他还提议在黄瓜河上造一座桥,以便可以走着过河到树林里去。女孩子同男孩子一样参加了劳动。从早晨到中午大家都造桥、架设自来水管、修建喷泉。下午就去玩——有的玩“沾人儿”,有的捉迷藏,有的踢足球,有的打排球。
  只有全不知很少参加游戏。他说:“我现在可没有工夫玩儿。我念书吭吭吃吃,写字只会写印刷体。我一定要学会把字写漂亮。我自己知道这是为了什么。”
  全不知不去玩“打棒”,不去踢足球,而是坐到桌旁看书。他每天看一小页,当然这也有很大的益处。有时候他看两页:把今天的和明天的都看完。看完书,他就拿出练习本写字。他写的已经不是印刷体,而是手写体了,不过一开始写得不怎么好看。开始的时候,他的练习本上写的不是字母,而是一些歪七扭八的道道,可是全不知非常用心,逐渐学会写出漂亮的字母了,大写和小写的字母全都写得漂亮了。他的墨点却要糟糕得多。
  全不知常把练习本弄上墨点。而且,一弄上墨点,他就马上用舌头一舔。因此,他的墨点都抱着一条长尾巴。全不知管这种带尾巴的墨点叫作彗星。几乎每页纸上都有这种“彗星”。不过,全不知没有灰心,因为他知道耐心和劳动能帮他把“彗星”也摆脱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