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民间故事> 清白公主未了情

清白公主未了情

来源: 未知 作者: 天使宝宝 时间: 2018-11-15 阅读: 次
  世上无一了,自然无百了;若得常相见,除非能一了!
  1不欢而散
  建宁公主是清太宗皇太极最小的女儿,虽说一生下来母亲就因难产而死,但由最得皇太极宠爱的庄妃将她抚养在身边。因为庄妃只生了一个儿子福临,特别喜欢女孩儿,对建宁公主视若己出,疼爱异常。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很宠爱她,两人一块玩耍。后来清军入关,定鼎北京,八岁的福,临当了皇帝,年号顺治,日理万机,不能同建宁公主嬉戏了,但这时宫中又多了个比建宁公主只大一岁的男孩吴应熊,是平西王吴三桂的儿子。当时清朝虽已平定中原,但南方的南明残余势力依旧强大,垂帘听政的孝庄太后只得依赖吴三桂等原明朝的降将对付南明,可又对吴三桂不放心,便找借口将吴应熊留在宫中,封为五品的宫廷侍卫——其实是个人质罢了。可小孩子们哪知道这些,建宁公主同吴应熊两小无猜,玩得可热火了。
  一晃十来年过去了,建宁公主长成了一个娇美的大姑娘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”,满洲和蒙古的王公贵族们争相向建宁公主求婚。孝庄和顺治对这些贵族子弟千挑万选,一连挑了几个人选却都被建宁公主一口拒绝。毫无疑问,情窦初开的建宁公主已有了自己的心上人。其实,对建宁公主的心事,孝庄和顺治母子心知肚明——建宁公主早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吴应熊!
  年轻气盛的顺治将建宁公主叫到宫中,避开旁人,兄妹俩来了个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  “御妹啊,你嫁谁都成,就是不能嫁给吴应熊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他是吴三桂的儿子!”
  “吴三桂的儿子怎么了?”
  面对毫无政治头脑的御妹,顺治想了想,拐弯抹角地道:“好御妹啊,朕给你讲个前朝的往事。明太祖有个女儿,封号临安公主,嫁给了丞相李善长的儿子李祺。可后来李善长犯了事,全家被诛,可怜临安公主守了大半辈子寡……”
  “不听不听!那是前朝的事,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建宁公主捂住了耳朵。
  “朕宁愿你永远不出宫,都不能让你嫁给吴应熊!”顺治忍无可忍,来了气。
  “若是不让我嫁给吴应熊,我……我宁愿出家!”建宁公主毫不退让,也上了火。
  兄妹俩最终闹了个不欢而散。
  2一语成谶
  就这一年,南明大将李定国率部大举反攻,连克湖广重镇,战斗异常激烈,清朝的两个亲王爷孔有德和尼堪先后战死,清军一溃千里,而拥兵十万的吴三桂却徘徊观望,逗留不进。孝庄审时度势,当机立断,强劊顷治一纸诏书将建宁公主嫁给吴应熊!
  洞房花烛夜,揭去了红盖头的建宁公主娇羞地望着夫君,脸上写满幸福。吴应熊却面色苍白,一声轻叹:“你为何生在皇家,我又为何生在吴家?只怕你我难以白头到老!”公主忙用小手捂住吴应熊的嘴巴:“不许你胡说,我是公主,一切有太后作主,谁能把你怎么着?”
  没想到吴应熊一语成谶!
  建宁公主下嫁吴应熊后,第二年便生下一个儿子,取名吴世琳,夫妻两人更是恩爱。
  一晃又是十来年过去,康熙十三年,因不满朝廷削藩,盘踞云南的吴三桂联络尚可喜、耿精忠悍然反叛,史称“三藩之乱”。战争之初,叛军气焰嚣张,势如破竹,出川陕,人两湖,大有饮马长江之势;清军则节节败退,屡战屡败。
  康熙大惊,急召康亲王杰书、索额图和明珠等几个朝中心腹重臣,询问朝廷军队败退的原因并商议对策。起初,几个大臣相顾不语,被康熙问急了,康亲王吞吞吐吐地道:“陛下,前线将士都……都认为吴逆的儿子吴应熊是皇家额驸,与皇家是顶头亲戚,论辈分还是皇上的姑丈,这场战争闹来闹去是皇家自己的事,打断骨头连着筋,皇上还能把吴逆怎么样?因此士气低落,兵无斗志……”索额图则快人快语:“杀了吴应熊,一来表明朝廷与吴逆一刀两断的平叛决心,以鼓士气;二来可给吴逆一个迎头棒喝,挫挫叛军的威风!”
  康熙一惊,喉结滚动半天方才道:“朕明白了。江山社稷要紧,吴应熊虽是朕的姑丈,若能扭转乾坤,朕又何惜?只是吴应熊与其父不一样,他久居京师,对朝廷很忠心,从不与吴逆暗中来往,再说皇祖有规,额驸家族犯罪,只要额驸不参与,不得受株连。杀吴应熊难服天下人之口……”明珠接口道:“陛下,吴应熊与吴逆是父子,若说吴应熊从不与吴逆暗中来往,天下人谁信?至于吴应熊通逆的罪证,臣是九门提督,包管替陛下找到!”
  康熙终于下定了决心,点了点头……
  不几天,明珠亲率一队兵勇直扑建宁公主府,径直来到前院吴应熊的居处,狂翻乱搜。在鸡飞狗跳中,变戏法似的从吴应熊的书房里搜出一摞吴三桂写来的密信,又从一间暗室里抓获一个身份可疑的汉子。从那汉子身上搜出的密蜡丸里写的都是朝廷的机密大事!明珠一声怪叫,喝令兵丁们将吴应熊和吴世琳父子五花大绑。
  这真是“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落”!建宁公主大惊,不顾公主的身份,从后院里飞奔上前拦阻。吴应熊却早有所料,边挣扎边对公主大声道:“覆巢之下无完卵,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这一天早晚要来的,你我夫妻缘分已尽!我命不足惜,情愿千刀万剐,可世琳儿才十四岁,你快快入宫,求皇上和太后看在他身上有皇家血脉的分上,饶他一命!”
  方寸大乱的建宁公主发疯似的直闯进皇宫,没想到找遍康熙平时处理政务的弘德殿,却连康熙的影儿也没找到——康熙是心中有愧,躲了起来。
  建宁公主只得来到后庭孝庄所居的慈宁宫,一见孝庄便跪拜不起,向孝庄苦苦求情,要孝庄去求康熙放他们父子一条生路。两眼红肿的孝庄显然早已知晓此事,她缓缓将建宁公主扶起:“我儿,是哀家当初做主将你嫁给吴应熊的,今日之事哀家一定代你去求皇上!不过,哀家早已归政于皇上,不能全作主张,哀家只答应你放世琳儿一条生路。至于吴应熊,恐怕皇上绝不会放过他的。”建宁公主知道孝庄向来说话算数,事已至此,只得忍悲含泪回府。孝庄随即上了辇轿要去弘德殿,又叫来服侍自己多年的老侍女苏嘛喇姑,对她一番耳语……
  然而,就在第二天午时,吴应熊父子便被绞死在菜市口,并昭告全国!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建宁公主欲哭无泪!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竟无情食言,让年仅十四岁的世琳儿也命丧黄泉!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道士日行八百里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