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民间故事> 恩仇必报

恩仇必报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20-04-07 阅读: 次
  1。生死城门
  东汉末年,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是各地势力中实力最雄厚的。他所驻扎的许城因为汉帝居住,也就成了当时的都城,戒备十分森严。曹操下令,凡是出入城池的人,都要严格检查,谨防奸细。
  这一日,一辆马车急匆匆地来到城门前,想要出城。守城的兵士要求出示路条,赶车的男子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,他哀求守城兵士:“我母亲忽然病重,哥哥出远门不在家,城内医生皆不能治。我听说有神医正在城外给村民治病,我要出城去找神医诊治。开路条的衙门今日不知何故没有开门,事出紧急,请官爷们通融一下吧。”
  守门的队长满身酒气,看起来十分强悍。他大声说:“我受主公之命把守城门,没有路条者一律不准进出!”
  那书生急得不行,大声道:“人命关天,你怎可如此铁石心肠!”队长大怒:“军令大如天,再敢啰唆,老子先把你关上几天再说!”
  书生不管不顾,驾着马车就想往外冲,那队长眉毛倒竖,拔出刀来一刀就砍在了马车车棚上。这时,车棚里传出一个老妇人虚弱的惊叫声,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咳嗽声。
  书生急得翻身下车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周围的百姓纷纷发出惊呼声,那时的读书人是很清高的,除非见大夫、公卿,并不轻易行跪拜之礼。可见这书生的确万分焦急。有胆子大的百姓就在一旁帮腔:“军爷,您就行行好,行善积德吧。”
  队长却不为所动,高举大刀大喝道,只要那书生敢闯,他就手起刀落,绝不留情。突然,一个百姓高声喊道:“这位先生,我有路條,我去帮你请神医来!”说完,他递上自己的路条,队长核验无误后,放他出去了。
  而那书生依旧呆呆地跪在地上,不言不语。车里的咳嗽声断断续续,越来越微弱。这时,有两辆华丽的马车在城门前停了下来,从马车上分别下来两个公子,一个二十来岁,一个十六七岁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两人都十分惊讶。那队长看见两人,忙收刀上前施礼。大家这才知道,原来这两个人,分别是二公子曹丕和四公子曹植。
  曹丕兄弟问清原委后,对视了一眼。这个队长他们是认识的,原是曹操的贴身护卫,曹操上回出去打仗,中了敌人的埋伏,危急时刻,这个护卫拼命保护曹操,受了重伤。曹操感念他的功劳,又知道他的伤会致残,无法再上战场,就让他做了城门的守门队长。此时他满身酒气,正是因为昨晚庆功宴上曹操亲自敬酒,他连喝了十大碗。当时曹操拉着他的衣袖,每指一道伤疤,就命众人陪饮一碗。这固然是曹操的用人之道,但也说明曹操对他的欣赏。
  见此情景,曹植忍不住想说话,旁边一个年轻的随从拉了拉他的衣袖,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。这个随从正是大才子杨修,他告诉曹植,不可为无谓之人破坏曹操的军令。曹植愣了一下,低头默然不语,递上自己的路条,准备出城。
  曹丕看了看那个跪在地上的书生,心中不忍,客气地对那队长说:“队长,事当从权,可否仔细检查一下车辆,让他先出去呢?毕竟是条人命。我听说,今日关防衙门因为主事忽然生病,新主事明日才能到位,因此凡是今天急着开路条的都拿不到,我们这也是拿着昨天开出来的路条才过来的。”
  那队长却丝毫不肯通融:“二公子不必多说,主公将令,在下不敢徇私。请二公子、四公子自便吧。”
  曹丕被顶得哑口无言,看了看那书生,还要再说话,曹植拉拉他的袖子说:“二哥,算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除了父亲,谁的话也不听。”
  曹丕想了想说:“今日出城也没什么急事,要不我回去一趟,向父亲要张手令吧。”说完,他转身驾车而去。
  过了一会儿,那个出城的百姓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了,满头大汗地对书生说:“先生,真是抱歉了,那神医正在给村民看病,走不开,我跟他说这边出不了城,他说,城里医生众多,何病不可治?城外村中瘟疫横行,却没有医生,他不能抛下那边的众人来救这边的一人。我恳求再三,他才答应料理完那几个病人,就赶过来。”
  那书生呆呆地听着,脸色铁青,依然不说话。众人见此情景,都无可奈何地叹着气,却不忍离去,继续站在旁边围观。
  又过了好一会儿,远远地见一个老者骑着驴匆匆赶过来,到了城门口,跳下了驴背。
  那队长一伸手:“路条呢?”老者摇摇头说:“我没有路条,我是来给人看病的。”
  书生猛地抬起头来,失声叫道:“先生可是神医华佗?快救救我母亲!”
  华佗点点头,看着队长说:“可否容我进城诊治?”
  队长摇摇头说:“你没有路条,不能进城;他没有路条,不能出城。军令如山,绝不可违。二公子帮他要来路条,自然允许他出城。”
 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,觉得这队长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。这时,曹植忍不住上前一步,杨修一把拉住他:“公子……”曹植看了他一眼,还是上前说道:“队长,这城门洞长十四步,两边有人把守。中间之处,既非城内,也非城外,何不就让他们在那七步相交之处会合诊治?马车未出城,医者也未进城,并不违反主公的军令。”
  众人都大声赞同,那队长觉得无可反驳,勉强点点头说:“既然如此,医者只可在此车辕之内行医,不可向前。”
  华佗点点头,走到车前,掀开帘子,发现车内静悄悄的。他看了一眼病人的脸色,又伸出手,搭了一下病人的脉搏,片刻后,回头对书生说:“令堂已经去世了。”
  众人一片哗然,纷纷盯着书生看。书生从地上爬起来,冷冷地看看队长,又看看华佗,忽然仰天大笑,笑声中含着无限酸楚。他挽起马车缰绳,向城里走去。
  就在这时,一个兵士骑马迎面赶来,见到书生,大声喊道:“二公子给你要来了手令,你可以出城了!”
  书生接过手令,惨然一笑,牵着马车,掉了个头,出了城门,扬长而去……
  2。必死之局
  数年后,天下三分之势已定,曹操最为强大,名义上虽然是丞相,其实已经是九五至尊了。此时,他开始考虑继承人的事儿了。在他的儿子中,长子战死,其余的孩子尚年幼,最有力的竞争者应该就是曹丕和曹植了。
  曹操几次给这两个儿子分配任务,有军政有民政的,两人虽然用的方法不同,但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。曹操又是高兴,又是担忧:高兴的是两个儿子都如此优秀,自己后继有人;担忧的是自己最近头疼的老毛病越来越严重了,每次发作都痛得死去活来,万一哪天自己再发作时真死了,没有给群臣留下明确的继承人,群臣必然会混乱,还会分成两派互相攻击。若是其中一方有压倒性优势也就罢了,偏偏两人难分伯仲,谁想快速获胜都很难。但不管最后谁胜谁负,若自相残杀,结果都将使自身实力大为削弱,没准会被几个老对手捡了便宜。因此曹操决定,一定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
  曹操座下谋臣众多,他也经常就这个问题询问他们。但谋臣们谁不明白,这时候表态,万一表错了,以后新上位的主子必然会秋后算账。因此,这帮精得跟猴一样的谋臣们都表示,这是丞相自己考虑的事。曹操气得把他们都轰走了,自己在屋里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生气。
  就在曹操生闷气的时候,一个叫魏君子的谋臣忽然求见,他对曹操说:“学生冒死献计。”魏君子跟随曹操不到三年,平时中规中矩,出谋划策虽不算神妙,但还算尽心,曹操对他印象还行。此时见终于有人肯帮自己想办法了,曹操十分高兴,忙问何计。
  魏君子说:“二位公子都是智勇双全之人,才干已经不用考察了。但要当天下霸主,除了才干外,更重要的是人心。只有在绝境中,才能考察人心。学生献城门之计,请丞相思之……”
  曹操听完魏君子的计策后大喜,立刻就要派人去下令,魏君子小声说:“这一计策的关键在于守门之人,如果平常人守门,如何敢拦二位公子?务必要城防总队长亲自守门方可。”
  曹操点点头说:“也只有他敢这么做。”说着,他立刻叫下人去传达指令。
  就这样,曹丕、曹植天不亮就分别接到了曹操的亲笔手令,命令他们马上出城办差,事情紧急,不可延误!两人都不敢怠慢,早饭也没吃,骑上马,带上随从,一路狂奔到城门口,却都被拦住了。这守门的城防总队长,正是当年的城门队长,如今已经升迁。他守在城门口道:“丞相有令,城内发现奸细,无论什么人,包括持有路条或手令的人,都不可放出城,待今日查清后,明日早上才能出城。”
  曹丕和曹植都很焦急,要知道曹操的命令向来是不容违抗的,他们跟总队长解释,但总队长根本不听。
  曹丕想了想,问:“你可有丞相手令?”总队长摇摇头说:“事出紧急,丞相深夜亲自召见下官,当面下达了命令,没有手令。”
  曹丕不禁焦急万分,眼看太阳已高,实在耽搁不起了。他拨马就往相府跑,曹植紧跟在后。没想到两人在相府门前被侍卫拦住了,说曹操头痛病发作,已经疼得数次晕厥,刚刚吃了药安睡,任何人不得打扰。
  兄弟俩实在没办法了,曹丕只能守在相府门口,请内侍帮忙看着,一旦曹操醒来,立刻禀告,他有十万火急的事求见。曹植却被人拉走了,当年他身边的年轻随从杨修,如今已经是大名鼎鼎的主簿了。杨修小声对曹植说:“公子有丞相手令,总队长却空口无凭。如今这两难之时,为王者当有霸气和自信。公子再去城门,若总队长敢拦你,斩了他!”
  曹植大惊:“那总队长是父亲的亲信,怎可斩杀?”
  杨修冷笑道:“昨日丞相召集群臣商讨要事,曾提及立继承人的事。结束后,有个谋臣进府和丞相密谈,然后就出了这样的事,若我没猜错的话,这必是丞相的计策。公子,请不要犹豫。”
  曹植对杨修一向信任,听了这话,他一咬牙,再次冲到城门口,要求出城。那总队长坚决不让,曹植稍一犹豫,便拔剑砍了总队长的脑袋,喝令开门。守门兵士都吓傻了,赶紧打开城门让曹植出去。
  而另一边,曹丕等到天黑,曹植已经办完事回来了,曹操也没醒过来,更没见他。
  当天晚上,曹操秘密会见了魏君子,高兴地说:“看来还是曹植比曹丕更有王者之相啊。”不料,魏君子却摇摇头,冷笑道:“丞相,昨天学生出府时,发现有人跟踪。学生假装不知,偷偷观察,发现是丞相内侍王兴,丞相可审审他,究竟为何事跟踪。”
  曹操素来多疑,立刻把王兴抓来审问。王兴知道曹操手段狠辣,不敢隐瞒,承认自己是受杨修指使,为曹植打探秘密。
  魏君子摇摇头道:“刺探父亲的秘密,这是不孝;猜出是丞相之计却不说破,并杀死丞相的心腹之人,这是不忠、不义。若立这样的人为继承人,丞相可得天年吗?”
  曹操当场大怒,斩杀王兴,本想马上也杀了杨修,但考虑到对曹植影响太大,暂时忍下了这口气。从此之后,他日渐冷落曹植,重用曹丕。
  不久之后,曹操在行军打仗时故意带上杨修,然后以惑乱军心的罪名杀了他。曹植听到消息后,大惊失色,痛哭不已。这时,魏君子突然上门拜访,问曹植:“公子还想当继承人吗?”因为王兴已死,曹植并不知道是魏君子害他到如此地步,他只知道自从城门事件后,魏君子挺受曹操重视的,见对方主动来拜访,十分高兴,诚恳地说:“上次先生给丞相献城门之计时,能告訴我怎么办就好了。”
  魏君子叹了口气说:“那时我献计,确实是为丞相解忧,没想到杨主簿聪明反被聪明误,害了自己也害了公子你。我甚是过意不去,因此想帮帮公子。”曹植再三感谢,魏君子又说:“如今丞相对曹丕十分信任,公子只有立下大功,才能挽回局面。”
  曹植无奈地说:“可现在父亲不信任我,我哪有机会立大功呢?”
  魏君子微微一笑说:“丞相现在大权在握,三方势力中也最为强大,最大的痛苦其实是在自身。如果公子能治好丞相的头疼病,何愁不能反败为胜?”
  曹植又叹了口气说:“这个我知道,可父亲的病看遍了医生,谁也治不了啊。”
  魏君子笑道:“神医华佗必然可治。”
  曹植好奇地说:“华佗虽是神医,但他当初曾给父亲看过病,也说不能治啊。”
  魏君子摇摇头道:“那时华佗对头疼病尚不精通,经过这几年,他的医术更为神妙。听说他在蜀中治好了一个和丞相病症相同的患者。公子可派人偷偷去请神医,华佗清高,不是金银珠宝就能请得动的。公子不妨许诺,如能治好丞相的病,就请丞相给他开个永远有效的通行手令,并且送他大量所需物品,让他能自由行医救人。”
  曹植大喜,立刻派人去办。三个月后,曹植终于打动了华佗,把他请了过来。曹操听曹植说完此事,也很高兴,对曹植的态度也有所好转,只等次日让华佗进府看病。
  • 上一篇: 裴爷
  • 下一篇: 不为高龄人做寿的由来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