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奇闻异事> 记忆银行

记忆银行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19-12-30 阅读: 次
  小镇上有一家神奇的记忆银行,能为客户办理记忆存储和提取业务,珍妮特是这家银行的职员。
  这天,珍妮特为一个名叫史密斯的客户办理完记忆存储业务后,对方将银行卡片落在了柜台上,珍妮特将他的卡片收了起来。
  这时,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大堂,他走到珍妮特的柜台前说:“我想办理记忆提取业务。”
  珍妮特微笑着说:“很高兴能为您办理此项业务,先生。”说着,她站起身,绕过柜台,走到中年男人身边说:“请跟我来。”
  珍妮特带着中年男人走进一间业务室,说:“我需要您的银行卡。”中年男人掏出卡片递给了她。珍妮特核对了一下卡片上的名字后,将卡片塞进她的工作服口袋,说:“琼斯先生,记忆提取需要一到两个小时,请您理解。”
  “好的。”琼斯点点头说,“我以前从未意识到记忆对于我来说有多么重要。那些不那么愉快的记忆,我曾想方设法要忘记。可自从我体验了你们的记忆存储业务后却发现,删除记忆并不是一件好事,记忆剥离后在大脑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,让我感到十分难受。所以,我想把那些记忆找回来。”
  珍妮特微笑着表示理解,然后用皮带将他绑在椅子上,给他套上一个头盔,将导线搭在他的肩上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珍妮特从口袋里掏出琼斯的卡片,在读卡器上刷了一下,又重新放回口袋。接着,她输入密码,启动了记忆提取程序。
  珍妮特看了看计时器,说:“看上去似乎需要两小时。”说完,她走出房间,关上灯,带上了房门。
  两个小时后,珍妮特再次走进了那间业务室,说:“记忆提取完毕,琼斯先生。”
  琼斯兴奋地说:“太好了!赶紧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取下来。”
  珍妮特从他头上取下头盔,松开了他身上的皮带,说:“您可以离开了。”琼斯先生从椅子上跳起来,大步向门外走去。
  珍妮特从口袋里掏出卡片,朝琼斯喊道:“琼斯先生,别忘记您的卡。”
  “你们留着吧!”琼斯头也不回地说,“我再也用不着它了。”
  琼斯来到了一家酒吧,畅快地喝了点酒,然后在吧台上丢下几张钞票,起身离开,朝停车场走去。黑暗中,他依稀看到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站在一辆车旁,正手忙脚乱地找钥匙。
  就在这时,琼斯的脑中突然闪过一段记忆,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这段回忆给他带来的快感。于是,他冲到那个小伙子身后,一把抓住了他。小伙子转头看到琼斯,一脸诧异地说:“伙计,你是谁?你认错人了吧?”
  琼斯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:“我怎么会认错?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呢……”说着,他掏出一把刀,一下子捅进了小伙子的身体里……
  小伙子惊叫一声,倒在地上。看着小伙子垂死挣扎的样子,琼斯突然浑身一哆嗦,情不自禁地喃喃道:“天哪,我究竟做了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
  很快,警察局接到了报案。这是一起十分奇特的谋杀案,小伙子意外被杀害,琼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探长经过细致缜密的调查后,将珍妮特传唤至警局。
  此刻,珍妮特就坐在探长对面,详细讲述了史密斯来办理记忆存储业务,以及琼斯来办记忆提取业务时的情形。探长听完后说:“这么说,你觉得琼斯先生杀人,是因为你不小心将两个人的记忆卡弄混了?”
  珍妮特沮丧地说:“是的,正如我先前告诉你的,史密斯先生来办理了记忆存储业务,但我还没来得及将卡还给他,他就离开了。于是,我把他的卡放在我的工作服口袋里,后来就把这事给忘了。”
  探长似笑非笑地说:“然后,琼斯先生来提取记忆,而你却错刷了史密斯先生的卡?”
  珍妮特点点头说:“是的,由于史密斯先生有谋杀罪的前科……”
  探长摇摇头说:“可是,史密斯先生从未杀过人……”
  珍妮特争辩道:“他曾经是一名囚犯,他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  探长微微一笑,说:“是的,他是坐过牢,但那是因为贪污,不是因为杀人。”
  珍妮特愣了愣,说:“这么说,这件事不是我的错了。太好了,我可以解脱了!”说着,她便打算起身离开。
  “请坐下,女士,还没有结束呢!”探长站起身来,开始在房间里踱步,“你是否知道,我们拥有一批顶尖的计算机专家,他们为我们工作,并且很擅长收集证据?”
  珍妮特不安地扭了几下身子。
  探长继续说:“很明显,有人侵入了你们的计算机系统,将伪造的记忆植入了琼斯先生的大脑。当然,这些记忆并不属于史密斯先生,而是编造出来的。”
  珍妮特故作镇定地说:“哇——太神奇了!但是,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
  “这也是让我们感到疑惑的地方,”探长答道,“被害人才来这个小镇没多久,他曾告诉同事说,有一位女士在跟踪他。两人是在网上认识的,后来见过一次面。但当他不想再搭理那位女士時,那位女士却想尽办法缠着他,让他不得安宁……”
  珍妮特的声音开始发颤:“所以……你认为是那位女士通过某种方式入侵了我们的计算机系统,这样她就能给琼斯输入记忆,引导他去杀人?这个推断有点离谱吧?”
  探长一言不发,只是静静地盯着珍妮特。
  珍妮特清了清嗓子,说:“好吧,那你打算怎么抓住这位女士呢?只有被害人知道她是谁,不是吗?”
  探长点点头说:“没错。”
  珍妮特耸了耸肩:“可他已经死了,这真是太糟了。”
  “我说过他死了吗?这只是我们用来应付媒体的谎言。”探长说完,看着她身后的房门。珍妮特慢慢地转过身去,只见一名警察正透过门上的小窗向里张望。
  探长向对方做了个手势。门开了,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走了进来:“你好,珍妮特。”
  珍妮特一边尖叫,一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。警察立刻上前拦住她,一记铁拳打在她的下巴上。珍妮特被打得一阵眩晕,软绵绵地倒在地板上,抬眼看着小伙子。
  小伙子叹了口气说:“珍妮特,你就不能放手吗?”
  珍妮特的脸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,她不敢相信地摇着头。
  小伙子接着说:“顺便说一下,琼斯先生现在没事了,我并不打算起诉他,因为这不是他的错。而且,我也打算放过你——即便你差点让我见了上帝。对了,还有件事要告诉你,为了防治犯罪,我们国家制订了一项新计划,它的名称叫‘全部记忆抹除’。听说过吗?”
  珍妮特哆嗦了一下:“求你,别这样……”
  小伙子冷笑道:“它将抹除你所有的犯罪记忆,根除你的犯罪念头,也许这能治好你的病。遗憾的是,这个程序还不够完美。所以,你得先穿着纸尿裤,学着用勺子吃饭。”
  “天哪!”珍妮特绝望地说,“不,别这样对我!”
  “对于我来说,最重要的是让你从此以后忘记我。祝你好运!”小伙子说完,朝门外走去。
  “不!不!不……”珍妮特歇斯底里地叫着,直到晕了过去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珍妮特醒了过来,她发现自己穿着纸尿裤,躺在一张成人尺寸的婴儿床上。此刻,她的记忆一片空白。
  • 上一篇: 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 替你而活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