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凶镜疑云

凶镜疑云

来源: 未知 作者: 天使宝宝 时间: 2018-10-05 阅读: 次
  1。两盘录音带
  贾尔斯在波士顿开了一家小公司,专门承揽拆卸危险材料的业务。可是由于知名度不高,自从开业以来,生意一直很冷清。
  2010年5月,贾尔斯的好运突然降临,一笔大买卖主动找上门来。来人自报家门名叫戈登,是圣亚努斯精神病院的负责人。提到圣亚努斯精神病院,贾尔斯立刻联想到去年那场震惊全国的特大火灾:38人遇难,五层大楼被烧得面目全非……
  戈登告诉贾尔斯,现在政府准备对那里进行重建,但重建之前需要将其中的石棉拆走,自己在报纸上看到了贾尔斯登的广告,想将这一工程委托给他们来做。贾尔斯喜出望外,添油加醋地对公司实力进行了一番吹嘘。戈登好像也没有太多心思对他们做进一步考察,很痛快地就拍板决定下来。
  圣亚努斯的遗址位于波士顿郊区,由于病人的特殊性,周围鲜有人居住。几天后,贾尔斯带人来到施工现场,但见仿中世纪风格的医院大楼被熏得一片漆黑,疾风穿过残破的窗洞,发出怪戾的啸声,让人不由毛骨悚然。“哇噢——这里倒很适合拍鬼片呢!”小个子菲尔不由怪叫道。
  按照计划,贾尔斯把人员分成几组对不同的楼层进行清理,他与菲尔一组,负责地下室。菲尔干起活来又干脆又利落,确是一把好手。仅半天工夫,他们就把手头的工作干完了。两个人旋即坐下来,拿出准备好的面包咸肉开始午餐。
  门边地上躺着块小牌子,依稀还能辨出“档案室”的字样。贾尔斯暗自点头,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里会有好几排铁柜的原因。
  “不知道柜子里都装着什么好东西。”吃饱了的菲尔自言自语地站起身,去拉一个柜子的门,却没拉动。他挨个尝试,只打开了一个小抽屉。菲尔探头向里看了看,吹了声口哨,说:“是两盘录音带。”说完回身打开工具箱,从里面掏出个小录音机来,将标注着“1”的带子放进去,按下播放键。
  一阵漫长的嘶嘶声……就在贾尔斯想说这是盘空白带时,喇叭里却突然传出一阵凄厉的叫声,把两人吓了一跳。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伴随着尖叫,她嘴里也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什么,但那语音太过模糊,根本听不清。几分钟后,女人的声音突然一变,嗓音粗重得如同男人一般,之后女人的声音又变化了好多次,每次都不相同,但歇斯底里的情绪始终没变。
  就在两人听得汗毛倒竖,背脊发凉之际,“啪”的一声,女人的声音消失了。接着,一个冷静的男声响了起来:今天是2009年3月5日,这是玛丽·霍布斯的治疗记录,我是加兰德医生。玛丽具有典型多重人格,她认为自己真正的灵魂被困在了镜子里,而现在附在她身上的都是来自镜子里的恶魔。我决定……从今天开始,将她关在一间满是镜子的房间里,让她彻底认清真实的自我。
  录音到此全部结束,菲尔嘟囔着:“这些精神病还真够吓人的。”伸手拿出标号为“2”的带子放进录音机。这次是一段简短的对话。“玛丽,你感觉怎么样?”是加兰德医生的声音。“我很好。”玛丽的声音正常了许多,只是充满疲惫。“那就好,你的灵魂已经从镜子里出来了,不是吗?”医生宽慰地说。“是的。”“根本就没有那些东西,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。”医生小心翼翼地试探道。“不……”已经表现正常的玛丽突然激动起来,声音里充满了恐惶,“它们都还在,只是又被困回到了镜子里!”“玛丽……”医生哀叹,“我还以为你好了呢。”“把镜子都丢掉!!它们很危险!!它们喜欢血腥!!……”谈话以玛丽一长串的尖叫结束。最后加兰德补充了录音时间:2009年3月31日。
  菲尔有些狂躁地将带子从录音机里拽出来丢进抽屉。却听贾尔斯用困惑的语气问菲尔:“你还记不记得,圣亚努斯着火是哪一天?”菲尔一怔,想了想说:“应该是3月31日晚上吧,我记得第二天愚人节听到失火的新闻还以为是玩笑呢。”说到这里,菲尔突然明白了贾尔斯的意思,惊异地叫道:“这盘带子是失火当天录的呢!”
  2。破碎的镜子
  下午干活时的气氛有些沉闷,贾尔斯满脑子仍回荡着玛丽那人的叫声,他有些好奇,那个玛丽和大火有什么关系吗?她又是否幸运地逃过了火灾?在她的虚幻世界中,那些可怕的被困在镜子里的恶魔会是什么样子的?……
  一声凄厉的尖叫骤然打断了贾尔斯的思绪。一开始,他还以为那是萦绕在耳边的“玛丽”的声音呢,可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,这声音是真实存在的,就来自楼上。贾尔斯与菲尔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摘下脸上的氧气罩,向门外冲去。
  声音源自一层走廊西边尽头的一间小屋,推开烧得已经变形的铁门,贾尔斯先是被迎面扑过来的两个人影吓了一跳,但马上反应过来那两个人影是自己和菲尔。让他惊讶不已的是,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四壁上贴满了半米见方的镜子。整间屋子都是密闭的,没有窗户,光亮来自地板上一盏手提自动应急灯,而就在灯的旁边脸朝下趴着个人。
  这时其他人也都闻声赶了过来,贾尔斯蹲下身,轻轻翻过那人,“天啊!是巴特!”菲尔失声惊叫起来。而更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的是,巴特两眼圆睁,已经断了气,在他咽喉的正中插着一块锋利的三角形玻璃碎片!贾尔斯一抬头这才留意到,门后方最下面的那块镜子不知被什么东西击中,呈现出放射状的裂纹,其中有一块缺失了,而那缺口的形状与插在巴特脖子上的玻璃碎片完全吻合。
  这时有个人叫道:“奥尔加,你不是和巴特一组的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奥尔加颤微微的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我们本来在清理走廊最东边的那个房间,然后巴特离开了,我以为他去方便了。因为一直开着电钻,我什么声音都没听到。还是罗依跑过来叫的我呢。”
  “可这分明是谋杀啊!”提问的人不依不饶,语气中仍透着深深的怀疑,“我们都说一下刚才自己在哪里吧。”大家一经提醒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开始急切地想将自己从嫌疑中摘除出来,“我和罗依在五层。”“麦克劳德一直和我在一起。”“基茨和我可以互相作证。”
  这时,贾尔斯忽然指着那块破碎的镜子问:“这镜子是谁打破的?”
  “哦,可能是巴特。我们午休的时候到处转了转,发现了这间奇怪的房间,巴特觉得很好玩,一直拿着切刀在里面手舞足蹈地比划,我想可能是切刀不小心碰到了镜子上……”奥尔加带着哭腔回答。
  贾尔斯回过头用复杂的目光望着菲尔,菲尔嘴角抽动了几下,嗫嚅地吐出一个名字:“玛丽。”接着将发现那两盘录音带的事说了,然后指着这些镜子,心怀畏惧地说:“我想这就是那间为玛丽治疗的屋子。据玛丽自己说,附在她身上的恶魔又都回到了镜子里。”
  镜子——恶魔!?菲尔的话一下将巴特的死引向了另一种可能,胆子最小的基茨颤抖着声音问:“你是说,巴特不小心打破了镜子,放出了困在里面的魔鬼?”菲尔神色凝重没有回答。贾尔斯却突然自言自语地念叨着:“这些镜子怎么这么干净呢?”这时其他人才留意到,这满屋的镜子居然一点烟熏火燎的痕迹都没有,而且镜面光洁如新,半点污迹都找不到。
  “我们赶快报警吧!”有人说。该提议立刻引来一片响应之声。贾尔斯于是掏出手机,却发现手机接收不到信号。其他人见状纷纷掏出自己的手机,发现全都如此。
  “不对啊,中午的时候我还打过一个电话呢。”罗依说。众人面面相觑,浓重的阴云悄悄蔓上每个人的心头。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死牢营救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