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外国文学名著 > 国外作家 > 克利弗·S·刘易斯 > 纳尼亚传奇2:凯斯宾王子

第一章 小岛

以前有四个孩子彼得、苏珊、爱德蒙和露茜。在另一本叫做《狮子、女巫和魔衣柜》的书里,我们曾经讲述过他们的一次精彩历险。他们钻进一个神秘的大衣柜,发现自己来到一个与我们这里全然不同的世界——纳尼亚王国。在那里,他们成为国王和女王,并且统治了好多好多年。可是,当他们穿过那扇柜门,重新回到我们的世界来时,这场历险似乎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——至少没人发现他们曾经离开过。而他们除了告诉过一位非常博学的老人之外,对谁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。
  那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了。现在,这四个孩子都坐在火车站的长椅上,身边堆放着大衣箱和用品箱。这是在回学校的路上,他们将在这里分手。女孩子们准备乘坐很快就要进站的一列火车返回自己的学校,而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两个男孩将乘另一列火车返回他们的学校。这一路上大家热热闹闹在一起,总觉得仍然是在度假,可是现在,马上就要握手告别,这使每个人都意识到,假期的确已经结束,天天上课的日子又要开始了。孩子们不由得都情绪低落,谁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才好。露茜将是第一次上寄宿学校。
  这是个空荡、沉寂的小镇车站,月台上除了他们,几乎再没别人。突然,露茜轻声尖叫了一下,仿佛被马蜂蛰了一下似的。
  什么事,露?"爱德蒙问。可是话音未落,他也"哎哟"声叫了起来。
  "真见鬼…"彼得话说了一半,突然也改变了原先想说的话,"苏珊,放手!你干什么?你拉我上哪儿去?"
  谁碰你了!"苏珊说,"倒是有人在拉我,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别拉我呀!"
  孩子们一个个脸色变得煞白。
  "我也是,"爱德蒙气都喘不过来了,"好像有人把我拉向什么地方。这太可怕了——唷,又来了!”
  "我也一样,"露茜喊道,"哦,我支持不住了。"
  "快!"爱德蒙喊道,"大家快拉起手来,不要松开!这是一种魔力——我的感觉没错,快!”
  "对,"苏珊急急地说,"拉起手来。噢,恐怕一时还停不了,噢……”
  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,行李、长楠、月台和车站转眼间都消失不见了。四个孩子手拉着手,气喘吁吁,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树林之中——这里的树木是那么稠密,树枝顶在他们身上,几乎连一点活动的余地都没有。孩子们揉揉眼睛,深深舒了一口气。
  "喂,彼得!"露茜大声说,"你看咱们会不会是又回到纳尼亚了?"
  "什么地方都有可能,"彼得答道,"这么多的树,一米之外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。咱们得想法找一找,看看外面有没有空地。
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身上多处被树枝划破,他们终于走出了树木最稠密的地区。外面的光线强多了,再往前走几步,他们突然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站在树林的边缘,眼前是一片海滩。离他们不远处,温和的海水轻轻地涌上滩头,激起层层细浪,几乎一点儿声响都没有。这里看不到田野,天上也没有云,眼前只有大海那令人目眩的一片蔚蓝。根据太阳的位置判断,现在大约是上午十点钟。几个孩子悄然肃立,沐浴在海洋气息之中.
  "哇!"彼得不禁感叹道,"这儿风景真好啊!"
  五分钟之后,大家都脱掉鞋子走进那清凉透澈的海水之中。
  "比起坐在那闷热的车厢里回学校去上那些拉丁文、法文和代数课来,这可真是强多了!"爱德蒙说。这以后有老半天,大家都默不作声,只是踩着水往前走,,一边寻找水中的虾蟹。
  "尽管如此,"过了一会儿苏珊说,"咱们该认真计划一下,要不然我们很快就会饿肚子了。"
  "不是有妈妈给我们带在路上吃的三明治吗?"爱德蒙说,"至少我的一份在这里。
  "我的没了,"露茜说,"我把它放在小包里了。""我的也放在那儿。"苏珊说。
  "我的在衣服口袋里,睹,就在海滩上,"彼得说,"四个人两份午餐,准不够吃!”
  "我现在并不饿,就是有点渴。"露茜说。
  这一说,大家都感到口渴起来。当然啦,在烈日下的海水中玩一会儿之后,谁都要口渴的。
  "我们现在的情形就好像船在海上遇了险,"爱德蒙一本正经地说,"书中的遇难者们总是能在荒岛上找到清凉甘甜的泉水。咱们也该去找找看口
  "你是说,我们还得到那茂密的林子中去?"苏珊问。
  "用不着,"彼得说,"只要有小溪,它们肯定会潺潺而下,流入大海。我们沿着海岸走,!佳能找得到。
  于是,他们开始趟水往回走。在松软的沙滩上,他们穿起鞋袜。爱德蒙和露茜曾异想、天开地要把鞋袜都丢掉,光着脚去探险,幸亏苏珊及时阻止了他们,说那样做简直是发疯。"那样就再也找不回它们了,可如果晚上我们还要待在这里,天又冷起来,你们穿什么?"
  他们穿好后,沿着海岸向前走去,左边是大海,右边是森林。这里非常恬静,只是间或传来海鸥的叫声。树林十分茂密,枝叶缠结在一起,根本看不到里面,而且,林子深处一片寂静——没有鸟儿,甚至连昆虫的动静也没有。,
  贝壳、海藻、海葵和那岩石缝里的小螃蟹,都非常好玩。
  可是,在口渴难当的时候,你就对它们不感兴趣了。更糟的是,从凉凉的海水中出来以后,他们不久便感到两条腿又热又沉甸甸的。苏珊和露茜有各自的雨衣要拿,爱德蒙的外衣丢在了车站的长椅上,所以现在他和彼得轮流着拿彼得的大衣。
  不久,海岸开始向右延伸。大约一刻钟之后,他们绕过一个石崖。这石崖在前面一个急转弯,把刚才那片海域抛在了身后。举目望去,他们看到海峡对面的一片陆地上树木茂密,与脚下这片土地十分相像。
  "那是一个岛吗?或者,没准儿两边很快就连在起了。"露茜说。
  "不知道。"彼得懒懒地答道。大家拖着疲惫的步子往前走,谁也不说话。
  两边海岸越来越靠近。每走过一个岬角,他们就期待着看到两岸相交,可结果总是使他们失望。终于,他们来到片岩石跟前。爬上岩顶,只见一条小路伸向远方。"真糟糕!"爱德蒙懊恼地说,"白费了半天劲儿|咱们根本无法到达那边的树林——这儿是一个小岛!"
  千真万确,从这里看去,两岸之间的海峡只不过三十来米,显然是最狭窄的地方。再往前,脚下的海岸继续向右延伸,他们可以看到岛与大陆之间开阔的海面。看来,他们已经沿着岛走了大半圈了。
  "看,那是什么?"露茜突然说,手指着横卧在海滩上的一条银色的、长蛇般的东西。
  ["小溪,一条小溪!”其他几个齐声欢呼起来。尽管已经十分疲倦,他们还是毫不迟疑地跳下岩石,向那淡水小溪跑过去。他们知道,上游的溪水才最好喝,便沿着小溪朝上游走去。树林仍然是那么茂密,好在天长日久,那小溪冲出了一条通道:弯下身来,在枝叶搭起的天然隧道里,就能顺水而上。他们在第一个水潭边跪下来,尽情地喝了个够。然后把脸浸在水里,再把胳膊也伸进去,一直浸到臂弯处。
  "好极了!"爱德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"现在,让我们来点儿三明治怎么样?"
  "喂,我们是不是该省着点儿吃?"苏珊犹豫地说,"也许我们以后更需要它们。"
  "现在我们已经不觉得口渴了,"露茜说,"我真希望,仍然像刚才口渴时那样一点儿都不觉得饿。"
  "可那些三明治怎么办呢?"爱德蒙仍不甘心,"我们可别省着不吃,结果却把它们放坏了。你们别忘了,这儿气温很高,我们把它们装在口袋里已经走了很久。"于是他们把那两包三明治取出来,分成四份。说实在的,谁都没有吃饱,但这总比什么都不吃强多了。可下一餐怎么办呢?露茜提议回到海边去捕捉海虾,可是没有网。爱德蒙认为最好是去岩石缝里搜集海鸥蛋,可谁也想不起来曾在哪里看到过海鸥蛋,再说即使找到,也无法把它们做熟。彼得心想,除非碰上好运气,否则不用多久,能有生蛋吃就不错了。当然,他明白没有必要把这话讲出来。苏珊开始懊悔不该这么早早地就把三明治一下子吃个精光。孩子们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  最后,还是爱德蒙开口说道
  "听我说,现在我们只能去森林里面碰碰运气。探险家、云游四海的骑士、侠客以及许多诸如此类的古人,在这种情况下总是想办法活下来的。他们吃根茎、野果和任何可以充饥的东西。":
  "什么根茎?"苏珊好奇地问。
  "我一向以为那是指树根。"露茜说。
  "出发吧,"彼得鼓励大家,"爱德蒙是对的。我们必须去闯闯看,这总比傻站在阳光下要强。""
  于是,他们站起身来,顺着小溪向森林深处走去。行程十分艰难,茂密的枝叶拦在面前,他们不得不弯腰前进,或者从枝干上面爬过去。他们跌跌撞撞地穿过大片大片杜鹊之类的灌木丛。衣服扯破了,鞋也在小溪里搞湿了。此时此地,除了小溪流水和他们自己发出的声响之外,林子里依然是一片寂静。正当他们开始感到有些厌倦的时候,突然注意到从什么地方飘来一股清香。接着,他们看到右上方有一种十分鲜亮的色彩。
  "看呀!"露茜叫道,"我说那一定是一棵苹果树。"
  果然是一棵苹果树。他们一鼓作气爬上陡坡,从荆棘中踩出一条路,来到这棵老树前。树上沉甸甸地挂满了金黄色的、坚实多汁的大苹果。
  "还不止一棵呢。"爱德蒙嘴里塞满了苹果,吐字含糊不清。"看那儿,还有那儿。"
  "可不是,瞧,这里足有好几十棵果树!"苏珊说着,扔掉了于里的果核,一边又摘下一个大苹果。"很久很久以前,这儿一定是个果园。那时候这儿肯定不像现在这样没人照看,那些树木也还没有长起来口"5
  "也就是说,这是一个曾经有人居住过的小岛。"彼得沉思道。
  "那是什么?"露茜指着前面。
  "天哪!那儿有一堵墙!"彼得吃了一惊,"一堵古老的石墙!"
  他们推开果实累累的树枝,走到了墙的跟前。这墙的年代已经很久了,有些地方已经塌下来。墙上覆盖着苔藓和那种总是长在墙上的小黄花。墙上有个高大的门拱,这儿肯定有过一扇大门,可现在门拱几乎被一棵最高的苹果树堵1
  塞住了。孩子们折断一些树枝,爬了进去。墙那边的光线显然明亮得多,他们惊愕地发现自己来到一片开阔地。这里没有树,只有平坦的草坪,野花盛开。四周是灰色的围墙,覆盖着常春藤。这是一个明亮、宁静而又神秘的地方,但令人感到有些阴郁。四个孩子迈步来到院子中间,心里十分高兴。现在他们可以伸伸腰,自由自在地活动一下四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