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外国文学名著 > 国外作家 > 克利弗·S·刘易斯 > 纳尼亚传奇2:凯斯宾王子

第八章 号角的魔力

"就这样,"杜鲁普金说(读到这里,你该知道了吧,坐在荒芜的凯尔帕拉维尔大殿的草地上给四个孩子讲故事的,,正是小矮人杜鲁普金)——"就这样,我往口袋里塞了两片面包,卸下身上的武器,只带一柄短剑,便踏着朦胧的暮色,向林子深处走去。我低头向前走了很久,突然听到一种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声音。那令人难忘的声音,响彻天空,经久不息。它明快优美,像拂过水面的春风,但又强烈得足以震撼森林。我对自己说”假如这不是那号角的话,就叫我变成一只兔子”我纳闷,他为什么不早点儿吹……
  "那是什么时候?"爱德蒙问。
  "大约在九点到十点之间。"杜鲁普金说。
  "那时候我们刚好在火车站里!”破子们异口同声地说,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。
  "请讲下去!"露茜对小矮人说。
  "好吧,听到号声,我立即感到信心倍增,便继续奋力向前走,整整走了一天一夜。后来,在破晓时分,我做了件蠢事——我为了不去绕那条河道,冒险抄近路穿过一片开阔地,结果被他们捉住了。抓住我的不是军队,而是一个高傲的老傻瓜。他驻守在一个小城堡里面,那是弥若兹在通往海岸的路上设下的最后一个关卡。我不必表白自己,但他们的确从我嘴里一句实话也没有得到。可是,我是个小矮人,这已经足够给我判罪了。哈,感谢上帝!那个管事儿的老傻瓜真不错,换了别人一定当场就把我干掉了。可是,他认为只有把我送到”鬼-那儿去,才是最解恨的惩罚。结果,承蒙这位年轻的小姐救了我(他冲苏珊点了点头)。遗憾的是我身上的盔甲都没有了,被他们拿走了。"他磕一磕手里的烟斗,又装上一斗烟。
  "好家伙,"彼得说,"这么说,是那号角——你的那只神号,苏——昨天早上把我们大家从站台的座位上给拽到这儿来的!我简直不敢相信,可这一切都确确实实地发生了。"-
  "不相信l为什么不相信。"露茜说,"好多故事都讲到,魔力能使人们离开某一个地方,或者离开某一个世界,到另一个世界去。比方说,《一千零一夜》故事中的法师一念秘诀,魔鬼马上便会出现在他的面前。我们突然回到纳尼亚,也正是这个原因。"
  "不错,"彼得说,"奇怪的是故事里喊”魔鬼快来-的总是我们世界里的什么人,谁也没有认真想过,”魔鬼-究竟是从哪儿来的。"
  "现在我们知道了,这和”魔鬼快来-是同一道理。"爱德蒙笑了起来,"天啊!拿起号角就那么一吹,我们便不由自主地被呼来唤去,这真让人觉得有点儿不自在。"
  "好在我们都愿意到这儿来,不是吗?"露茜说,"要是阿斯兰想要我们来呢?"
  "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?"小矮人说,"我想我应该马上返回,向国王回禀,告诉他并无援助可指望,必须另谋良策。"
  "没有援助?"苏珊说,"可那号角不是已经把我们召来了吗?"
  "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是的,当然啰,我已经看出来了。"
  小矮人吞吞吐吐地说:他的烟斗好像给堵住了,他低下头,似乎忙着清理那烟斗。"可是…好吧…我是说…”
  "你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露茜叫道,"你真笨。"
  "我猜你们一定是古老传说中的四个孩子,"杜鲁普金说,"当然,我很高兴见到你们。当然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。可是……你们不生气吧?"——他又犹豫起来。
  "快说吧,干脆些!”爱德蒙有点儿不耐烦了。
  "好吧,那么……你们可别生气啊,"杜鲁普金不安地说,"你们知道,国王、特鲁佛汉特和克奈尔斯博士都在期待……嗯,你们知道我指的是什么——他们在期待着强有力的帮助,换句话说,我想他们一直把你们想象成高大健壮、能征善战的勇士。可是,你们都是些孩子,在这样的时刻,在战斗中……你们又能干什么呢?我相信你们是能理解的。"
  "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全无用处?"爱德蒙脸红了。
  "请千万别生气,"小矮人打断了他的话,"我向你们保证,我亲爱的小朋友……。”
  “’小朋友’!这,这简直太小看我们了!"爱德蒙跳了起来,"我想你不会相信是我们打赢了柏卢纳战役的吧?好吧,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啦,我知道…”
  "现在发脾气有什么用?"彼得打断了他的话,"咱们先给他配备一套盔甲,我们也必须立刻武装起来,别的话以后再说。"
  "是不是先商量一下……"爱德蒙没有动。可是露茜在他耳边悄悄地说,"咱们先按彼得说的去做。你知道,他是咱们的首领。我想他心中有数。"爱德蒙点点头,拿起手电筒,领着大家,包括杜鲁普金,又一次沿着台阶来到那漆黑寒冷而又布满灰尘的宝库。;
  看到架子上那些宝贝,小矮人的眼睛直放光(尽管只有脏起脚尖才能看得到),嘴里喃喃自语道"千万可别让尼克布瑞克看到这些,千万!”孩子们很快就为他找到了一套合身的锁子甲、一顶头盔、一把宝剑、一块盾牌、一张弓和满满的一壶箭,这些都是专为小矮人们制造的,不仅大小合适,而且做工精良,材料也属上乘。那头盔是铜制的,镶嵌着宝石,剑柄则是纯金铸成。杜鲁普金一辈子没见过,更不曾拥有过这么贵重的东西,一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。孩子们也穿上了盔甲。爱德蒙挑选了一柄锋利的宝剑,一块皮制的、灵巧的盾牌:露茜挑选了一张弓:彼得和苏珊早已佩挂好了他们各自的宝物。当他们顺着台阶走出宝库时,身上的锁子甲丁丁当当地响着,看上去全然是纳尼亚的勇士,再不是只知道读书玩耍的小学生了。两个男孩走在后面,很快就制定出一套行动方案。露茜听爱德蒙说"不,让我来,要是我胜了,他的失败显得更惨。万一我输了,我们也不至于太丢脸。"
  "那么好吧,爱德。"彼得答道。
  他们重新回到阳光下。这时,爱德蒙彬彬有礼地把身子
  转向小矮人,对他说"我有个请求,希望你不要拒绝。你知道,我们这样的小朋友并不常有机会遇到你这样伟大的勇士,你愿意和我比试比试剑术吗?这样才合乎礼仪。".
  "可是,年轻人,"杜鲁普金说,"这些宝剑都很锋利,碰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!”
  "我知道,"爱德蒙说,"我绝不可能碰到你一点儿,而你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解除我的武装,又不伤我一根汗毛。"
  "这可是个危险的游戏,"杜鲁普金说,"既然你已经提出来了,我就陪你一两个回合吧。"
  霎时间,两把宝剑都抽了出来,另外三个孩子一齐跳下台来,站在一旁观战。这是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,绝不像戏台上用木头道具打给人看的花架子,甚至运动会上的击剑比赛也无法与之相比。这是战士间的格斗。最精彩的就是用宝剑去劈对方的腿和脚,因为这部分没有盔甲防护口当对方用剑劈来的一刹那,你就必须迅速跳起来,他这一击便从你脚下一掠而过。这当然对小矮人有利,因为爱德蒙个子高得多,只好不时地蹲下身子进攻对手。如果是在二十四小时以前和杜鲁普金比赛,爱德蒙就很难获胜了。可自从他们来到小岛上之后,纳尼亚的一切对他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,使他回想起从前的战斗,他的胳膊和手指也恢复了从前的力量和技艺。他现在又是当年的国王爱德蒙了。两个斗士打了几个回合,苏珊(她怎么也没法喜欢这种事情)不停地高声喊着"噢!千万当心!"突然,爱德蒙翻腕使了一个花剑,把小矮人的剑打飞了。只见杜鲁普金望着那只空空的右手,不知所措地眨着眼睛。
  "没有受伤吧,我亲爱的小朋友?"爱德蒙微微喘着气,把自己的宝剑插进剑鞘。
  "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"杜鲁普金干巴巴地说,"你会的这个花招我没学过。"
  "太对了,"彼得插了进来,"世上最好的击剑手都可能被一个他所不熟悉的绝招给解除武装。再给你次机会,咱们换一种武器再比试一下,那才算是公平合理,是不是,朋友?你乐意和我妹妹比赛射箭吗?射箭是没有花招可耍的,这你清楚。"
  "哈,你真会开玩笑,你!”小矮人说,"从她今天早上救了我以后,我就知道她的箭术有多高明了。不过,那也没关系,我可以试一试。"他装出不高兴的样子,但眼睛里却发出欣慰的光来,因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了不可小看的生力军。
  他们五个一齐来到院子里。
  "拿什么做靶子呢?"彼得问。
  "我看树枝上挂的那只苹果就行。"苏珊说。
  "行,"杜鲁普金痛快地说,"你指的是靠近树权的那只黄苹果吗?"
  "不,不是那只,是上面那只红的——在高处的那只。"小矮人的脸色沉了下来,嘴里嘟嚷着,"看上去简直像颗樱桃嘛,这苹果是怎么长的!”
  他们投钱币来决定由谁先射(杜鲁普金大感兴趣,他从来没有玩过这种把戏),结果是杜鲁普金先射。从大殿到花园有一段台阶,他们必须选好角度,才能射中苹果。从小矮人选择位置和拉弓的姿势,大家都看出来他是个内行。
  只听嗖的一声,箭射出去了。这一箭射得很漂亮。箭到之处,小苹果摆了一摆,旁边的一片树叶飘然而落。下面轮到苏珊。她走到台阶上,拉开了弓。她对这场比赛并不感兴趣,这倒不是因为她对射中那只苹果没有信心,而是因为她心地善良,不愿意再去伤害一颗已经受到伤害的心。小矮人仔细观察着她如何把箭杆拉向耳边。刹那间,一声轻响,那苹果掉落在草地上,苏珊的箭插在正中间。
  "好哇!射得漂亮,苏!"其他几个孩子欢呼起来。
  "我并非真比你射得好,"苏珊安慰小矮人说,"你射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一阵风。"
  "不,没有风,"杜鲁普金诚实地说,"你不必安慰我,我明白我已经被你们彻底打败了。可我对你们不好明说,刚才我肩膀上的伤很痛………
  "怎么,你受伤了?"露茜问,"快让我看看。"
  "小姑娘,你看也没用。"杜鲁普金话一出口,立刻感到不妥当,赶紧检讨说,"对不起,我又像个傻瓜一样讲话了。你的哥哥是一名出色的击剑家,你的姐姐是一名了不起的射手,我猜你可能是位伟大的医生。"他坐在台阶上,解开身上的锁子甲,脱掉贴身的小衬衫,露出那水于一般多毛而又肌肉发达的胳膊。他肩膀上有一块包扎得十分马虎的绷带。解开一看,只见绷带下面有一条很深的刀伤,伤口已经发炎了,周围红肿得很厉害。"啧啧,可怜的杜鲁普金,"露茜同情地说,"太吓人了。"说着,她细心地从手中的小瓶里倒出一滴神水,滴在那伤口上。
  "喂,你干什么呢?"杜鲁普金说。可当他转过头来,不由得大吃一惊,"咦,我的伤怎么没了?"只见他摆动着小胡子,斜着眼看来看去,然后又把那条胳膊上上下下摸了个遍。最后,他舒展几下胳膊,活动活动肌肉,跳起来大声叫道"嗨!伤口治好喽!我的胳膊像新的一样!"接着他大笑起来,说"唉|我怎么这么蠢,真是有眼不识泰山!你们都别生我的气,我向各位陛下致敬——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敬意。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命,治好了我的伤,以及那丰盛的早餐——还有使我了解了你们。"
  四个孩子一齐说,那都不算什么,不值得一提。"现在,"彼得说,"假如你已经信任我们……"当然。"小矮人说。
  "我们必须马上起身,尽快与凯斯宾国王会合。"
  "而且越快越好,"杜鲁普金说,"由于我的愚蠢,已经耽误了将近一个钟头。"
  "从你来的路走,大约要花两天时间,"彼得说,"因为我们不能像你们小矮人那样,日夜兼程。"说着,他转向他的弟弟妹妹,"杜鲁普金说的阿斯兰堡垒显然就是那个大石桌。你们还记得吧,从那儿往下走到柏卢纳渡口大约要走半天时间。"
  "柏卢纳大桥,我们都这么叫它。"杜鲁普金说。
  "在我们的时代,那儿没有桥,"彼得说,"那时候从柏卢纳到这儿大约要一天时间,我们通常在第二天吃晚饭时就能到家。要是走快点,也许我们一天半能赶到那儿。"
  "可是你别忘了,现在到处是森林,"杜鲁普金说,"而且还要避开敌人。"
  "听我说,"爱德蒙讲话了,"我们只能选择我们亲爱的小朋友来时走的那条路吗?"
  "别叫我小朋友啦,陛下,给我留点面子吧。"小矮人脸又红了。
  "那么好吧,"爱德蒙说,"我可以管你叫我们的DLF吗?"
  "喂,爱德蒙,"苏珊说,"别这样,干吗老抓住人家不放。"
  "没有什么,小姑娘——我是说,隆下,"杜鲁普金笑着说,"开开玩笑,不要紧的。"(从那以后,他们常亲切地叫他DLF,到后来,这戏称的真正含义几乎都被忘掉了。)
  "我刚才是想说,"爱德蒙继续说,"咱们不必走那条道,我们可以乘船向南,先到清水湾,然后逆流而上,这么走可直达大石桌的后山。我们在水上会比较安全一些。要是马上出发,在天黑之前就可以到达清水湾的入口,然后睡几个小时,明天一大早就可以和凯斯宾见面了。"
  ①DLF是英语DearLittleFriend的缩略语,意思即"亲爱的小朋友"。"
  "问题是我们必须知道沿岸的情况,"杜鲁普金说,"我们不清楚一路上的地形和敌情。"
  "食品问题怎么解决?"苏珊问。
  "哦,我们可以吃苹果充饥,"露茜说,"咱们快点走吧,两天过去了,我们什么事儿还没做呢。"
  他们用一件雨衣做成一只袋子,装了不少苹果,又一齐来到井边喝足了水,因为在到达清水湾之前很可能再也找不到淡水了。然后,大家登上小船,望着将要离开的凯尔帕拉维尔,孩子们心里不禁一阵惆怅。尽管那儿已成为一堆废墟,可他们还是觉得十分亲切,仿佛那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。
  "DLF,你来掌舵,"彼得说,"我和爱德蒙划桨。虽然路不远,咱们最好还是脱掉这身锁子甲,免得划不了多久,就热得受不了。你们两个女孩子坐在船首,给DLF指示方向,因为他不知道路。"
  不久,那被密林覆盖的绿色小岛就被他们远远地抛在了身后,小船随着海浪上下颠簸着。周围的海域越来越辽阔,向远处望去,蓝蓝的海水一望无边,近处是小船荡起的碧绿的波浪,浪花在船边翻滚。空气中充满了海水的咸味。海上安静极了,只听到海水撞击船舷和船桨拍打水面的哗哗声,以及桨架发出的嘎吱声。天气开始热了起来。
  露茜和苏珊坐在船首,开心极了。她们从船边弯下身,试着把手伸到海水里去,可总是够不着。但她们能清楚地看见海底那极纯净的月白色沙子,有时候还可以看到一块块紫红色的海藻。
  "真好像又回到了过去,"露茜说,"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航行到特里宾西亚……还有卡尔马……还有七群岛……还有孤独群岛?”
  "当然记得,"苏珊说,"还有我们的大船‘辉煌海尔兰号,船头上镶着只天鹅头,那雕刻的天鹅翅膀直达船的中部。"
  "还有绸子做的风帆和船尾巨大的灯笼。""还有甲板上的盛宴和那些乐师。"
  "你们还记不记得,有位乐师爬到帆缆上吹笛子,那乐声听起来就像来自天边。"
  就这样,他们一边走-边回忆着。当苏珊换下爱德蒙时,他们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程。前面的海岸不远了——他们想起当年这里曾是一片开阔的平原,是许多好朋友聚会的地方,现在却长满了野树杂草,显得十分荒凉。触景生情,孩子们心中不由生出许多感慨。
  "嘘!这还真是个累人的活儿。"彼得已是汗流浃背。"我来划一会儿吧?"露茜说。!
  "不行,你太小。"彼得简短地回答,这并不是他光火了,而是因为他没有精神说话了。